梁鹤年教授受邀在东南大学讲学
 
 
 
 
2023年11月19日,由东南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研究院、建筑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主办的智库政策沙龙第六期《Speaking well about the China story(讲好中国故事)》在四牌楼校区五四楼二楼201至善会议室顺利举办。
 
本次智库政策沙龙邀请中国国家友谊奖获得者,加拿大女王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学院原院长梁鹤年教授作为主讲嘉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建筑学院王兴平教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马克思主义学院陈硕副教授作为主要与谈人,东南大学外国语学院曹新宇教授、马克思主义学院杨竹山教授、建筑学院胡畔副教授参与对话交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秘书长徐广田老师,马克思主义学院张鋆良老师,中国矿业大学建筑与设计学院赵立元老师与部分师生列席参加。

沙龙伊始,梁鹤年教授指出,从西班牙到法国、到英国、再到美国的霸权交替,大约130年的周期,分起、承、转、衰四个阶段 。美国之后,霸权归谁?中国应如何选择自己的角色与命运?这是我们East-West dialogue(进行东西对话),Speaking well about the China story(讲好中国故事)的历史时空背景。
 
梁鹤年教授以多年的亲身考察和思考,在现场以两只水杯作喻,深刻指出“洋为中用”是他早年求学的理想,“洋为洋用”是他多年研究的重点,“中为中用”是他近年反思的结论。

接着,梁鹤年教授指出,西方人是“一只眼睛”看世界,就像射击瞄准,看得比较“清”,是“追求目标”的文化;东方人是“两只眼睛”看世界,就像引线穿针,看得比较“全”,是“处理关系”的文化。但一只眼睛不能穿针,两只眼睛也不能瞄准,要“清”且“全”,才可得“真”。基于此,梁鹤年教授又进一步指出:“清”与“全”是构成“真”的两个层面。如果想看得清楚些,用逻辑;如果想看得全面些,用想象。逻辑使人有信心但容易变得刚愎自用,想象要人有虚心但容易变得优柔寡断。这可能也是东西方文化之别。

梁鹤年教授对西方文明的考察和探究还不仅限于此。他一直试图找出西方“自由”、“民主”、“资本”、“法治”的根源,找出其中所包含的文化基因。他表示,“文化基因”是支配西方人思想和行为的因素,它们与时代心态、民族性格、历史背景相结合,决定了西方文明的演化。要Speaking well about the China story(讲好中国故事),就必须深入找寻西方文明的文化基因。

 
除此之外,梁鹤年教授表示,西方文明就是他们的宇宙观、伦理观和社会观的实质体现。西方人对天地、对自己、对别人的看法决定了西方文明,而他们会产生这种看法的原因,就是支配西方文明的文化基因(有别于生理、生态、环境、偶然等因素)。“文化基因”是支配西方人思想和行为的因素,在西方历史过程的不同阶段,它们与不同的时代心态、民族性格、历史背景相结合,决定了西方文明的演化。
 
梁鹤年教授表示,多年的经历使得他的知识结构变得复杂和多元,他把自已看成城市与区域规划专业东西方知识交流的“拓荒牛”。今天,他以“洋为洋用”来思考“洋为中用”,最后思考“中为中用”,以期为中西交流搭建一座桥梁,为中国发展提供一些建议,也希望自己的经历和思考能为Speaking well about the China story(讲好中国故事)提供一些启迪。

推荐阅读:
1.《西方文明的文化基因》,(加)梁鹤年,生活·读书·新知三联出版社,2014.03
2.《经济·土地·城市:研究思路与方法》,(加)梁鹤年,商务印书馆,2008.12
 
来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研究院  2023年11月23日